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慈溪人流好点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03:16:2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慈溪人流好点的医院,慈溪人流哪家医院正规,慈溪医院人流哪家做的好,在华美妇女医院做人流多少钱,奉化去打胎要多少钱,北仑做人流医院哪家较好,慈溪有哪家医院做人流好

  

彭荆风当年就是带着这本康 西蒙诺夫的《日日夜夜》进入了滇南的深山老林,这本书至今还珍藏在他的书架上。新华网 罗春明 摄

“世界读书日,一起来读书吧!”在世界读书日即将到来之际,新华网记者专访了多位知名作家、诗人,讲述读书故事,推荐好文好书,分享阅读的乐趣、感悟与收获。

新华网记者近日采访了著名作家彭荆风。初见彭荆风,他身着一件大红色的上衣,满头银发梳理得一丝不乱,尽管已有88岁高龄并且刚做完眼睛手术不久,但提起读书他依然滔滔不绝。“眼睛做了手术以后,不读书很难受,坐不稳,这几天我告诉自己不看小字,看大字,比如看看诗词,但是看着、看着,又不由自主地去看诗词下面的小字,看了眼睛又痛了。”彭荆风笑着对记者说。

【阅读故事】

“邂逅”《边城》

“读书对一个人的人生、智慧、事业很重要,书上都是前人留下的智慧。”彭荆风说,他认为自己能够成为一个作家主要是靠自学,而读书对他来讲就是最重要的事。

由于家庭贫困,青年彭荆风初中还未读完就因贫失学,有一次在江西九江的一个旧书摊上,他无意看到了沈从文先生的《边城》,翻了几页,一看就入迷了。

“当时想买也买不起,卖书的老板一再催我说:‘你买不买,不买你就走,老看干什么。’我就说:‘我就翻两页、翻两页’。后来他看到我入迷了,不忍心把我赶走,于是我在路边的地摊上花了三四个小时就把《边城》看完了。”彭荆风说。

也正是因为与《边城》的偶然“邂逅”,彭荆风从此认识了沈从文先生,并不断的去找沈从文先生的书看,越看越喜欢。他说,在这些前辈作家当中,最喜欢的一个就是沈从文先生。

在九江时,彭荆风还在报社当过学徒、校对,他说:“当时没有工资,就包吃饭,还要帮编辑做杂务事,别人觉得很苦,但是对我来说是很高兴的事情,因为资料室有很多的书报,我可以进去读。”

当时彭荆风只有十五六岁,但他认为,正是这些阅读经历自觉不自觉地造就了他。

  

彭荆风说好书放在那里不看,就是“对不起它”。新华网 罗春明 摄

读书是一种家风

读书不仅仅是彭荆风的个人“爱好”,更是一种“家风”。“我一般上午写作,下午和晚上看书,有时看看报纸。” 彭荆风说,好书放在那里不看,就是“对不起它”。

考虑到父亲的身体,彭荆风的女儿彭鸽子的日常“任务”之一就是监督他少看书。而彭荆风和家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逛书店”。

“前几天我去做手术,女儿建议我逛逛书店,她说逛了书店我心情会好一点。”彭荆风高兴地说,到新华书店一看,又有这么多的新书,选啊,选啊,越看越入迷,买了八九百块钱的书,提也提不动。

彭荆风认为,在当下,阅读依然是一件非常值得提倡的事情,但是想要向身边的人推荐好书,影响身边人一起阅读,首先需要去感染对方。

“你跟他说这本书很好,他不一定相信,但是你如果能跟他讲一个很好的故事,他可能就会去看。”彭荆风说。

1952年春,彭荆风要去往澜沧江以南参加剿匪战斗,需要在哀牢山、无量山之间的大山中长途步行,多带一件物品都是负担,但他还是把那本最喜爱的康·西蒙诺夫的《日日夜夜》精装本放进了军用挎包里。

“在深山老林里,整个连队就我带了这本书,一些战士想借,但是当时战斗频繁,又逢雨季,每个人经常是一身泥水,我怕他们把书弄脏了、弄烂了、弄丢了,不肯答应。”彭荆风说,于是在战斗间隙,他就将这本书读给其他人听。

一开始只有两三个人听,但后来人越来越多,到最后,大家还对故事情节进行了“富有创造力”的设想。

“一个好故事,会让不读书的人都想要去读它。”彭荆风说,“我现在回想一下,为什么这样喜欢读书,也受我父亲影响,小时候他就给我讲资治通鉴的故事,讲了一部分后,他就让我自己去看。一看就明白了。”

如今,那本陪伴彭荆风进入滇南深山老林的《日日夜夜》还被保存在他的书架上。

“我父亲原来那本《日日夜夜》是他的‘宝物’,时间长了纸张变得很脆,为了不损坏这本书,我就重新买了一本新的回来读,我们一家三代人都爱看这本书,写得很动人。”彭鸽子说。

  

彭荆风说书上都是前人留下的智慧,提起当年那些与书有关的小故事,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新华网 罗春明 摄

【好书推荐】

阅读是创作的动力和源泉

彭荆风阅读面很广,但他最喜欢读文学、历史类的书籍。在他看过的这许多的书中,彭荆风给我们推荐了其中的两本:“假设给军队干部推荐,我就推荐我最早喜欢的《日日夜夜》,因为其中有种不怕牺牲的精神;如果给地方上的同志推荐,我就推荐沈从文先生的《边城》,我从十几岁到八十八岁还是很喜欢它,说明它有艺术魅力。”

从风华正茂到耄耋之年,彭荆风从未停止过阅读,在人生的历程中他遇到过很多挫折,但是从未动摇,他认为这归功于读书。

“我的毅力比一般人强,遇见挫折不动摇,我有我的定律,当然这也不是我的发明,是从前人那里来的。”彭荆风说。

阅读对彭荆风的创作也至关重要,他认为自己的作品之所以能够与生活“接得很紧”,也与他大量阅读有关系。“我现在还是充满了创造力,因为掌握的资料多了,就有了创作的动力和源泉。”彭荆风说。

2016年,已经87岁高龄的彭荆风还出版了一本50多万字的纪实作品《旌旗万里——中国远征军在缅印》。

“读书让我的人生显得有光彩,让我的事业有成就,让我能够更好的为社会和人民服务。”彭荆风说。(詹晶晶 罗春明)

  

彭荆风一般上午写作,下午和晚上都在看书。新华网 罗春明 摄

【人物简介】

彭荆风,男,1929年11月22日出生,祖籍江西萍乡。

彭荆风的著作中有很多描写边疆战斗生活和少数民族风俗人情的内容,具有鲜明的边疆特色,受到广泛好评。其长篇报告文学《解放大西南》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驿路梨花》入选初中学生课本。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华美妇女医院科做人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