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医院人流专科的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03:30:1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医院人流专科的,慈溪做无痛人流较好的医院,北仑人流做好的医院,慈溪专业无痛人流的医院,余姚哪里人流人流好,北仑权威做人流的医院,北仑哪家医院可以做人流

【观察者网综合】在我们的印象中,日本白领的工资是远远高于中国白领的。但是,伴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白领的工资也迅速增长,考虑到中日两国生活成本的差异,中国白领在工资方面或许已经超过了日本白领。《日本经济新闻》14日刊载中村裕的专栏文章,从日本人的视角探寻中国白领高工资的原因。

《日本经济新闻》全文如下:

一到春天,日本企业内就会进行春季劳资谈判,今年劳资之间也是一场激烈的加薪谈判。但在依然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中国,在城市地区工作的白领工薪族的工资却持续上涨。为什么中国工薪族的工资这么高呢?不,也许是日本人的工资太低了。日本经济新闻专栏作者中村裕走访了从中国的国家统计数据等看不出来的中国工薪阶层的工资状况。

“托您的福,生活还不错”,家住广东省广州市的刘女士(43岁)女士笑着说。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截图

现在“(没有经济压力了,所以)正在花时间寻找工资可以低点,但能干一辈子并且有价值的工作”,目前刘女士正一边操持家务一边找工作。

刘女士以前在广州市内某日系银行的关联企业工作。2015年6月辞职,当时的月薪为税前2万6千元。每年还能拿到相当于3个多月工资的奖金,年收入合计约为40万元。

日本相同年龄正式员工的平均年收入为485万日元(约为30万人民币)。如果单从与刘女士一样的女性员工来看,平均年收入为367万日元(约为22万人民币),由此可以看出刘女士的收入有多高了。中国任何一个地方的公交车和地铁票价都只有一两元或几元左右,与日本相差甚远,从这一点来考虑的话,中日之间的实际差距就更大了。

不仅如此,如果再加上同为工薪族的丈夫的工资,在夫妻二人都工作的2015年,刘女士家的年收入达到约90万元。即便如此,刘女士依旧很淡然地表示,“我就在普通家庭长大,毕业于非常普通的大学。并没觉得自己工资特别高,同龄的朋友们也在过着相同水平的生活”。

刘女士1996年从天津某大学毕业后,进入当地一家汽车相关的日本企业工作。当时的月薪为1300元。在之后的约20年里三次跳槽,虽然说工作能力提升了,但截至辞职的2015年,月薪足足提高到了当初的20倍。

一方面,在这20年里,日本工薪族的工资降低了约10%。据日本国税厅实施的民间收入实态统计调查数据,在过去10年里,日本人的平均工资大概在400万~440万日元(约24万~约27万人民币)之间浮动。

城市公司职员的工资快速上涨

像刘女士这样的尤其是在中国城市地区工作的工薪族,以前工资低得惊人,但随着经济的增长迅速上涨,不知不觉就远远超过了日本工薪族的平均工资。

在广州市一家广告公司上班的余先生(39岁)也一样。余先生从四川省的一所普通大学毕业后,也是经过三次跳槽进入了现在的公司。入职大约2年半左右,现在的月薪为3万5000元,再加上奖金,年收入约为46万元。

即便如此,余先生对目前的工资似乎仍然不满意,他说“每个月要还1万4000元的房贷,两个孩子的教育费每月也需要3500元左右,生活并不轻松”。

“中国工薪族的工资涨得这么快实在不可思议”,开展综合人才服务的日本保圣那公司中国法人广州支店店长山内奖(30岁)说。

日本白领挤地铁

从该公司2016年实施的问卷调查(以1313家在华日本企业为对象)来看,中国的工资上涨速度最近几年一直保持高水平。2012年的涨幅达到10%多,之后虽然逐年降低,但去年的涨幅依然保持6.79%的高水平。预计今年的涨幅也将达到6%左右,令日本工薪族无比羡慕。

当然,中国经济的减速毫无疑问仍在持续,在工厂里工作的中国工人的收入正逐渐达到极限。那么,在城市工作的白领的工资为什么至今仍在持续上涨呢?

山内指出,原因之一是“日本是以终身雇用和退休金制度等作为前提,和中国在人工费方面的成本负担存在明显差异,在发展较好的中国企业,在目前这种经济形势下,仍存在工资容易上涨的倾向”。

此外,日本和中国明显不同的是,劳动力市场的环境差异。山内称:“在中国,跳槽很普遍,尤其是年轻人如果对目前的工资感到不满,寻求马上通过跳槽来提升工资的倾向很突出,实际上在中国这是能够这么做的市场”,正因为如此,企业方面也感觉“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员工辞职将让人头疼,于是试图通过提高工资加以挽留”,这种想法容易发挥作用,自然而然形成了工资上涨压力。

但是,不容忽视的是,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不仅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极为巨大,同时社会对跳槽持宽容态度,尤其是民营企业奉行实力至上主义。

当然,中国企业也存在问题。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着眼于未来的经营仍存在疑问。虽然向员工支付的工资迅速增加,但能否展开着眼于未来增长的先期投资?与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的研发投资非常薄弱,同时内部留存收益也并不多。此外,突然倒闭的企业很多,这也是中国企业的特征。

“我的工资不多,并不满意”,如此表示的是在天津市一家大学医院工作的曹女士(40岁)。从专业学校毕业后,就职于目前的国有企业,至今已有20年,月薪达到1万5000元。如果包括丈夫的工资在内,家庭年收入约为73万元。从中国的物价水平来看,绝对不会认为曹女士的工资低,但现在曹女士并不这么看。

中国的工薪族工资一直在持续上涨。或许就算涨了又涨,人们也不会感到满意。

日系汽车厂商聚集区罢工主角是白领

自2016年底至2017年年初,在丰田、日产汽车和本田等日系汽车厂商聚集的广州市的一个地区,频繁爆发与工资有关的中国籍员工罢工。但此次情况与以往工厂工人发起的罢工有所不同。

“请给我们更高的工资”,这样异口同声高喊的是在向大型汽车厂商供应零部件的相关企业工作的中国籍白领员工们。

虽然他们的工资至今仍绝对不算低,但在2016年底,在得知作为客户的日系汽车厂商的奖金非常多,其中甚至有企业向员工支付15个月以上奖金这一事实之后,一齐出现了反弹,进而蔓延到各相关零部件厂商等。

应如何看待这种事态呢?一家日系汽车相关企业的50多岁日本高管带着苦恼地表情说:“在中国,此前一直慷慨地提高工资,结果,中国的员工或许认为即使经济形势不好,工资也应该每年都上涨”。

在广阔的中国,城市地区和农村地区贫富差距巨大,即使是在城市地区,工厂劳动者和白领的收入差距也非常明显。正因为如此,国家发布的“平均值”很难当做参考,与实际的切身感受存在明显差异,这是现实。实际上,据中国的国家统计数据显示,在城市地区工作的人的平均年收入至今仍仅为6万多元。

中国工薪族的实际收入情况通过统计数据绝对难以看清。到底是中国人的工资过高呢?还是日本人的工资过低呢?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余姚节假日医院人流